ag视讯

当前位置:ag视讯>综合指数>文章内容

zq163com - 友谊“使者”在日本繁衍:探访中国朱鹮的第二故乡

字体大小:【 | |

2020-01-10 17:44:19

zq163com - 友谊“使者”在日本繁衍:探访中国朱鹮的第二故乡

zq163com,记者 | 田思奇

61岁的兽医金子良则已经在朱鹮保护领域工作了28年。若要问及他对哪一只感情最深,他的回答是“优优”——一只带有中国血统,在日本经人工繁殖生下的朱鹮。

朱鹮学名nipponia nippon,直译为“象征日本的鸟”,是东亚地区特有的鸟类。这种中等体型,体羽白色的鸟类常跑到稻田里捕食。然而由于生存环境恶化,再加上农民将其视作害鸟,其羽毛也可用于制作箭羽和工艺品,朱鹮种群数量急剧下降。

为抢救朱鹮,日本在1981年将佐渡岛仅存的五只野生朱鹮捕获,送至保护中心进行人工饲养,这宣告了日本野生朱鹮的绝迹。同样是在这一年,中国陕西洋县的野外发现了7只朱鹮,标志着中国和日本在朱鹮保护方面合作的开始。

从日本东京搭乘两小时新干线北上至新潟县的新潟市,接着乘坐1小时的汽船便可抵达佐渡岛。这座h形小岛曾经有较发达的采金业,但现在主要以农业和渔业为主。

1980年代到90年代,中日两国人员共同在此致力于朱鹮保护,但人工繁殖并不顺利。1994年9月,中国借给佐渡岛一对朱鹮“龙龙”和“凤凤”。然而当年12月,“龙龙”就在岛上的保护中心死亡。金子良则在保护中心对到访的界面新闻等中国媒体介绍说,朱鹮非常胆小,听到大的声音就会立刻飞起来撞到笼子死去。

次年,“龙龙”(标本)和“凤凤”由日本派专人送回故乡洋县。到了1999年,日本血统的朱鹮只剩“阿金”一只,2003年,“阿金”去世,享年36岁。

在世纪之交,中国再度伸出援手,于1999年赠送一对朱鹮“友友”和“洋洋”。金子良则和中国来的工作人员一起废寝忘食地进行人工孵化、人工育雏等饲养工作,并最终取得成功:“友友”和“洋洋”抵达日本当年就生下朱鹮“优优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已23岁的“友友”和“洋洋”仍生活在佐渡岛的保护中心内“安享晚年”。

在中文里,“优优”的名字和父亲“友友”谐音,似乎难以区分。当问及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时,最疼爱“优优”的金子良则介绍说,来自中国的工作人员确实感到奇怪,但这是在全日本公募的名字,意思是很亲切,很柔和,性格很好的意思。

长大后的“优优”成为日本朱鹮保护的大功臣。它和随后从中国抵达日本的妻子“美美”一起在16年里生下71只朱鹮,其中一半按照约定归还给中国,另外几十只则继续在日本“开枝散叶”。

不幸的是,金子良则介绍说,后来“美美”因受惊吓撞到笼子后不幸死亡。那天早上,他一如既往地来到保护中心上班时,发现“美美”已经倒在地上。

据金子良则描述,“美美”是非常容易养,非常乖的一只朱鹮。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再次发生,他一直都保持非常紧绷的状态。

由于担忧种群中近亲交配的负面影响,日本政府向中方请求提供新的朱鹮。于是中国于2007年赠送“华阳”和“溢水”,2018年又赠送了“楼楼”和“关关”。

金子良则介绍说,“楼楼”和“关关”已经分别在今年和日本其他朱鹮配对,生下3只和4只朱鹮,其中一半依旧按照约定还给中国。

另外,为了防止集中在一处发生禽流感等传染病不好控制,人工饲养的朱鹮现在分散在日本七个保护设施,除佐渡岛外,还有新潟县长冈市13只。东京的多摩动物公园有14只,石川县石川动物园17只等,共有196只。

在原来数量较少的时候,饲养人员希望朱鹮多繁殖,而现在则会加以控制。每年认定一对朱鹮让它们繁殖,对于其他朱鹮则会放入假鸟蛋不让繁殖,实施“计划生育”。

目前,保护中心每年计划让朱鹮下四五枚蛋,孵化率80%。金子良则笑称,显然不让生孩子比较容易,令朱鹮下蛋比较难。

和许多保护动物类似,保护朱鹮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它们回归野外生活。从2007年开始,佐渡岛就设立了野生回归站。据保护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自2008年第一次放生算起,目前已经放生347只朱鹮。再加上回归野外的朱鹮生下的后代,目前野生朱鹮总数已经达到404只。

负责朱鹮放生培训的中川浩子介绍说,朱鹮的野生训练时间达三个月,会模拟日本农村环境。等到朱鹮6-7岁时就可以放生。她还向界面新闻等媒体展示了朱鹮平时食用的中国泥鳅。

由于朱鹮很害怕太大的声音,保护中心也作出规定,要求民众不要发出太大声音,也不要太靠近,不要进入农田,看朱鹮的时候也不要下车,安静地守护它。

然而放回野生后,朱鹮的生存还需要民众配合。保护中心会教育农民少放农药,同时对儿童进行环境教育,还有跟当地居民的座谈会。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18年在回应有关中国对日提供朱鹮一事时说,朱鹮素有鸟中“东方宝石”之称,深受中日两国人民喜爱,已经成为两国人民友谊的象征。

“中日朱鹮保护合作共赢,已经成为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史上的成功范例,”耿爽说,“中方再次向日方提供两只朱鹮用于两国开展合作繁育研究,这不仅有利于继续提高日方朱鹮种群的遗传多样性,也将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。”

相关阅读:时隔11年再现朱鹮“大使” 中国吉祥鸟跨洋栖息日本山林

上一篇: 日本央行又要有动作?媒体称其考虑调整购债操作 下一篇: 看完速度删!一篇只有宠物业内人士知道的内幕!